品读春的滋味——初品“古木兆春”

前记:收获一款好的普洱茶,离不开天地人合,天——好年份、好时节;地——好产地、好存放地;人——好的制茶人、好的识茶人。数年前,初识普洱茶,遇一高人指点:品普洱的最高境界,那是能盲品出普洱茶的年份、山头、采摘的气候,那时心中对此甚为膜拜,立为自已的终极标靶。然而,时至今日,此心已淡,盖因渐明,这一目标不是常人所能及也,也需“天地人合”,正如武侠小说中的张无忌等少年极品的修成离不了:天生丽质、骨格精奇;奇遇高人、醍醐贯顶;巧得奇物、助通二脉。呵呵,自夸除“天”项外,其它两项都是可遇不可求,如强为之,是必将品茶物质化了,结果定是“走火入魔”。所谓一切随缘,饮茶品茗皆归一源:兴趣所至、养性修身、宁静方求致远。

品读春的滋味——初品“古木兆春”

古人品茶喜好“竹露松凤蕉雨,茶烟琴韵书声”,如今现代人难得找到有钱有闲的时间身处这种天然怡人的境地,但并不妨碍我们追求这种意境,常言说的好“境由茶生”,尤其在南国六月沉闷的夏天,更需要一份好茶去寻求一天的好景、好境、好心情。

是日午后,从紫砂缸中翻出一份澜沧古茶—“古木兆春”(呵呵,看清了,不是一饼而是一份。偶好猎新,某日从朋友处讨得这份茶,约有2泡的量,传说是澜沧古茶10年的当打之作,为解西南大旱、广大茶民之忧的特制景迈古树茶,价格不菲,自然是一饼难求)。瞅一眼茶名,爱茶之情已是犹然而生,好茶名!是不是好茶,品了才知:

一是,观形闻香:条索紧结、肥壮,茶色褐青,嫩齐均匀;干香清扬带有兰香,具有较好的春茶品相和气息。

二是,用水选器:话说“茶性发于水,蕴于器”。水,我喜好选用纯净水,这样避免不同的水对茶味汤色的影响;器,倒是值得考究一番,此款茶干香清扬还处在较年轻的阶段,且春茶内质一般较为丰富,茶气刺激性较高、易发散。针对这一特点,想必选用一把已泡养多年的紫砂壶(个人认为,容量以180CC左右为宜,投茶10克),可以更好地凝聚茶气,收敛茶性,让这款茶入口更加顺滑、滋味更加醇和。本应一茶一壶,家中壶不少,可少有养生普的,只好选了一把泡养了3年多铁观音的段泥壶——茶性相近,又特意放在锅里沸了两回,清洗一下铁观音的茶味茶气。

三是,一泡闻香:汤色清沏橙黄带亮,香气清纯无杂气,冷香明显,微带甜香。

四是,二泡品味;口感强烈,茶味醇但厚度不足,入口涩感明显、略苦,但很快转化为陈陈甘、持久性较强,舌根两侧生津明显。